关闭
Nature:科学家鉴定类似埃博拉快速传染危险的病毒
文/admin      2015/12/17
  【埃博拉疫情似乎是过去了,但是类似的疫情如若有一天再回来,我们有应对之策吗?所以研究埃博拉的相关病毒和相关问题是非常重要的,因为没有人敢肯定在以后的日子里,类似的疾病一定不会到来。因此,做好一切可能的准备是人类赖以生存的先机条件,也是重中之重的铺垫。】

 
  西非埃博拉疫情暴发使专家考虑哪些疾病可能会导致下一次疫病危机。
 
  在西非竭尽全力结束灾难性的埃博拉疫情之后,世界卫生组织(WHO)日前召集科学家在瑞士日内瓦共议哪些疾病可能引发下一场致命瘟疫。WHO希望以此避免尴尬的处境,因为去年当埃博拉疫情在西非暴发数月之后,该组织才着手建立治疗中心,并通过分辨和隔离接触者控制疫情。在此之前,全世界早应该为应对埃博拉疫情作出更充分的准备:在此次西非疫情第一例病例暴发之前的13年里,曾发生过15次埃博拉疫情并导致700多人死亡。
 
  在此次会议上,传染病专家就未来可能引发全球疫情危机的病原体有哪些以及哪些治疗方法和疫苗可以用于抵抗这些疾病谈了自己的看法。
 
  其他埃博拉种属以及马尔堡病毒
 
  今年,几内亚抵抗埃博拉病毒疫苗的临床实验已在顺利开展,与此同时研究人员对一种叫作ZMapp的抗体药物十分乐观,这两个药物都能够对扎伊尔种属的埃博拉病毒起作用。然而,另外两种埃博拉病毒种系以及近日暴发的与马尔堡病毒密切关联的病毒对人类仍然存在致命威胁;目前这些病毒的临床研究仍未取得关键进展。“如果听到埃博拉这个词就想到ZMapp疫苗已经可以抵抗该病毒,这是具有误导性的。”美国得克萨斯大学医学院微生物学家Thomas Geisbert说。
 
  中东呼吸综合征以及相关病毒
 
  中东呼吸综合征(MERS)是由一种类似于严重急性呼吸系统综合征(SARS)的冠状病毒导致的。和SARS一样,MERS有着明显的症状,如发烧、咳嗽、气喘等,可以通过咳嗽和打喷嚏传播,因此疫病会在医院快速传播,然后通过旅游者等把病毒的“火种”传播到全界。
 
  MERS被认为是通过阿拉伯半岛的骆驼传播给人类的,自从2012年首次发现以来,该病毒已经感染了1600多人,并导致近600人死亡,目前该病毒尚未有具体的抗病疫苗或疗法。考虑到MERS可能会波及非洲数百万匹骆驼,研究人员正在研发防止骆驼和人感染该病原体的方法。“这种疫病说不定明天就会在阿拉伯半岛暴发,然后传播至东非,最后扩散到全世界。”明尼苏达大学传染病研究和政策中心公共卫生学家Michael Osterholm说。
 
  流感
 
  下一场致命流感大暴发是早晚的事,而专家一致认为,当前全球仍未作好应对准备。与通过接触患者体液致病的埃博拉病毒不同,流感可以通过很简单的方式传播,比如1918年的流感疫情曾导致4000万人死亡。研究人员担心,猪流感和禽流感的流感病毒基因可能会发生突变,从而产生新的致命性、高传播性病毒,这种模式可能通过全球大量禽类和猪养殖场得以实现。当前的疫苗仍然不能有效应对流感,而且需要花费很长时间才能制作出新的疫苗。例如,一种针对2009年甲型H1N1流感的疫苗直到瘟疫最猖獗的时刻过后才被研制出来。目前的流感疫苗仍然无法实现可以同时抵抗多种流感病毒的“通用”疫苗。“我们目前拥有的能够改变游戏规则的候选流感疫苗能够铺成一条柏油大道。但是还没有人为其中任何一种疫苗搭建好起飞的跑道。”Osterholm说。
 
  尼帕和亨德拉病毒
 
  2011年的一部题为《疫病》的电影,其小说素材刻画了一种蔓延全球的病毒——尼帕病毒,该病毒曾导致包括蝙蝠和猪在内的大量动物感染,随后传播给人类,而一旦染病后其致命率为100%。而且该病毒传播能力极强,可以通过空气、表面接触(如被单)或是野生蝙蝠唾液等媒介轻而易举地传播。自上世纪90年代发现以来,尼帕病毒及其姊妹病毒亨德拉已经在澳大利亚和东南亚导致上千人死亡。目前,已经研发出可以让感染Ⅰ型亨德拉病毒和Ⅱ型尼帕病毒的猴子存活的抗体,其中一种抗体已在澳大利亚用于开展人类感染治疗。但是如果出现这些病毒的新变体,那么这些疗法可能会失去作用。
 
  其他未知病毒
 
  在近代历史中,一些最严重的疫病暴发是由一些前有未有的病原体引发的,直到它们引发致命疫病才被科学家发现。除了夯实全球医疗实力和新疾病监测能力之外,一些专家主张,应对难以预料疾病的最好方法是尽快地研究开发疫苗、药物和诊断方法。马里兰州美国国家过敏症和传染病研究所所长Anthony Fauci说,通过这种方法“可以对任何情况作出更好的回应,即便是那些从来没有想象到的疾病”。
分享到:
Copyright©2016 gzscb.org    贵州细胞科技网    黔ICP备150139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