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猪体内的人胰腺,器官移植伦理困境如何打破?
文/lu、      2016/06/08

根据世界卫生组织13年全球器官移植情况调研,一年全球实施了12万个器官移植手术,“但这只能满足不到10%移植等待者的需求。”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副秘书长、COTRS系统设计者王海波表示,这也就意味着,还有118万台器官移植才能满足全球器官移植的需要,而解决这个问题的关键在于可供移植的器官稀缺。

科学家一直试图通过生物技术来解决这个难题,近日,美国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科学家在利用猪的身体来帮助培育人类器官方面取得重要进展,将人-猪混合胚胎植入了一头母猪的体内,据悉,利用这种方法在猪的体内培育的器官将是你原先器官的完美拷贝,因此患者在接受相关移植手术之后完全不需要服用任何免疫抑制的药物,可以避免药物副作用的伤害。

由于猪的器官和人体器官的大小相仿,功能相似,在异种供体中属于比较理想的动物,但是,该研究需面临两个挑战:1、人体强烈的排异反应;2、向人类传播动物病毒的风险。而新型基因技术CRISPR问世后,这些风险和挑战有了新的解决办法,运用该技术,科学家可以在极高精度下编辑DNA。首先,科学家切除了猪胚胎的DNA中负责胰腺生成的相关基因部分,这样猪的基因结构部分会出现一个空缺区域,这时,科学家将人类干细胞注入其发育好的胚胎内,随后,这一杂交胚胎便被植入一头母猪体内,胚胎会发育成正常的猪仔,但会拥有人类的胰腺,当其出生长大成年后,体内的胰腺便可以被取出,用于器官移植。

相关研究的负责人,帕博罗·罗斯(Pablo Ross)博士表示:“我们希望这一猪胚胎将能够正常发育,但它的胰腺则几乎完全是由人类细胞构成的,因此可以被用于相关患者的器官移植手术。

该实验引发了巨大的争议,其中之一的担忧便是于少量人类干细胞可能会发生迁移并进入猪胚胎发育中的大脑,从而赋予后者一部分人类性状。但罗斯博士坚称:“我们认为产生一个人类大脑的可能性非常低,但我们将严肃研究这一问题。”

根据法律规定,科学家们所培育的胚胎发育不能超过28天的界限,而让这种人-猪混合的胚胎发育成熟并出生则是被严格禁止的。但这一研究引起了英国科学家们的兴趣,英国政府素来也对基因工程持开放态度,今年一月份,隶属英国内政部的英国科学用实验动物委员会(ASC)就已经发布了一份官方文件,表示在能够证明的确没有其他任何更好的培育人类器官方法的情况下,研究机构将可以被授予一项期限3年的研究许可,用于开展涉及人类与动物细胞融合的相关实验。

反对者们的伦理观

运动组织“生殖道德评论”的约瑟夫·奎塔瓦力(Josephine Quintavalle)表示:“这类实验是对人类尊严的极大冒犯,任何应用方面的说辞也无法帮助绕开这一点。我们对于相关人士的傲慢与自负感到震惊。”

反对者指出,这类实验是对人类尊严的极大冒犯,这将有损我们对于‘人性’的感知,有批评者甚至评论道,这是“弗兰肯斯坦”式的科学。

移植器官短缺的窘境所带来的伦理观

面对移植器官极度短缺的窘境,我们理论上穷尽所有可能的办法无外乎三种,一是更多的人类捐献器官,二是用干细胞技术在体外培育人造器官,三是寻找合适的动物作为生物孵化器,制造合适人类移植的器官。既然,第三种途径引发伦理上的问题,第二种途径目前科学技术还达不到该水准,那么,第一种途径就不会引发伦理道德问题了吗?

王海波曾在采访中说过这样一段话:每一个公民都可以去捐献器官,但并不意味着每一个公民都有相同的机会去接受捐献的器官,而这也将引发很严重的伦理学风险,因为只有支付得起才能享受器官移植服务,而整个公民都是器官捐献的潜在群体,从学术上进行一个经济状态分析,就会出现捐献群体的社会经济学状态低于接受的群体,这种危险的状态甚至会被解读为穷人成为富人的器官库,而这种情况,无论是哪个国家,哪种文化都是不可接受的。

可见,无论是第一种还是第三种,都可能会引发伦理冲突,只是发生在人类内部还是人类与其他物种之间的区别,而时间仍是残酷的,仅以英国为例,每年就有超过1000名患者在徒劳等待移植器官的过程中死去。

如果我们还无法找到完全在体外培育器官从而不会引发伦理争议的技术,但是能够到相对不那么高端先进的第三种方法,那么,我们是选择是说服一个迫切需要器官移植的患者考虑人性感知、人类尊严?还是穿上白大褂,跟他说,再撑会,马上就有你所需要的器官了?

分享到:
Copyright©2016 gzscb.org    贵州细胞科技网    黔ICP备15013926号